Image Credit: ASML

據報導,荷蘭 政府 正在秘密工作,在 ASML 可能擴張業務到國外的憂慮下,「留住」這家重要的晶片相關企業 在荷蘭。這項名為「貝多芬」的行動,旨在解決 ASML 對荷蘭商業環境的疑慮,包括外籍人士的稅收優惠和勞動力移民法規等問題。

據報導 ASML 正在考慮在未來幾年大幅增加產能時,擴張業務到國外的選項。尤其是,ASML 計畫將其深紫外線(DUV)光刻技術年產能擴張到2025-2026年每年600台,低NA極紫外線(EUV)光刻機年產能擴張到2025-2026年每年90台,高NA EUV光刻機年產能擴張到2027-2028年每年20台。《德國電訊報》認為,據報導 ASML 對當前荷蘭商業環境感到不滿。

ASML 重要性不僅限於經濟,還具有戰略意義,因為它是低數值孔徑和高數值孔徑 EUV 工具的唯一生產商,這對於使用領先製程技術製造晶片至關重要。此外,ASML 掌握了 DUV 光刻工具的絕大部分市場份額。隨著各國加強自主研發晶片,對ASML產品的需求無可避免地會增加,這也許是它擴張產能的原因之一。

ASML 工人約四成是勞動移民。公司曾表達過,如果新右翼內閣實施更嚴格的勞動移民規則,可能會阻礙公司招募新人才和擴張。

荷蘭首相馬克·呂特親自參與挽留 ASML 留在該國,說明 ASML 大部分業務和總部留在荷蘭對荷蘭經濟和在全球科技產業地位的重要性。公司留下或離開的決定,可能對荷蘭經濟帶來重大影響。

ASML 考量的廣泛背景,反映出荷蘭商業環境持續令人憂慮的問題。稅收環境、法規實施和政治穩定等因素正在影響公司是否考慮將部分業務遷往國外。《德國電訊報》指出,近年雪佛龍和聯合利華等跨國公司已將總部由荷蘭遷往其他地方。

作者: GOTCN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