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X.com

唔係講笑, 拜登 總統連任競選團隊真係要請一位專業嘅「 謎因 專員」(Memelord)。根據招聘廣告,呢個「內容及 謎因 頁面合作經理」將會負責「管理互聯網上頂尖嘅內容同 謎因 頁面嘅日常運營」。呢份工最高年薪達到 US$85,000

係,做個專業嘅 謎因 經理聽起嚟好荒誕,但喺呢個數碼時代,網上組織同喺農貿市場面對面拉票一樣重要。想接觸選民,就要去佢哋所在嘅地方,而家啲人都喺網上,病毒式傳播可以接觸到數百萬人。呢就係點解 拜登 嘅競選團隊有個 TikTok 帳號,即使總統自己簽咗可能會禁封呢個應用嘅法案。

「我認為我哋可以同應該將相關、有趣同潮流嘅時刻融入我哋嘅數碼平台溝通方式中。」創作者同數碼傳訊策略師 Annie Wu Henry 喺二月份接受 TechCrunch 訪問時表示。「但喺咁做嘅同時,我哋需要保持戰略性、目標明確同謹慎,即使係 謎因 。」

即使未請呢個專員, 拜登 嘅競選團隊已經靠 謎因 吸引選民。源自極右陰謀論嘅 Dark Brandon 謎因 喺 拜登 嘅競選賬號上幾乎無處不在,雖然有啲人覺得呢個梗已經玩到厭,但大家似乎仲係好鍾意:根據 Axios 嘅報道,舊年八月,Dark Brandon 周邊商品佔咗競選商店總收入嘅54%。

前總統特朗普亦都擁抱 謎因 ,為重返白宮拉票。當特朗普嘅大頭照惡搞圖預料之中地爆紅時,佢嘅競選團隊即刻開始賣印有呢幅圖嘅 T 恤、杯同啤酒套,仲配埋「永不投降」嘅字樣。

拜登 遠唔係第一個注意到網上動態可以影響選舉嘅候選人。自從社交媒體出現以來,佢一直係政治組織者嘅寶貴工具,而疫情加速咗競選活動對數碼策略嘅接受程度。2020年,麻省參議員埃德·馬基(Ed Markey)競選連任時,Z 世代喺全國掀起咗「Markeyverse」運動,確保呢位支持氣候友好政策嘅參議員保住佢嘅席位。與此同時,匿名網絡人物 Organizer Memes 為南卡羅來納州嘅年輕民主黨人等政治組織舉辦 謎因 培訓,參加者會共同創作 謎因 ,討論咩係好嘅 謎因 ,並學習點樣用現有嘅 謎因 模板即時回應突發政治新聞。

考慮到 拜登 政府可能會禁 TikTok,年輕人可能會識穿競選團隊用 謎因 拉票嘅目的。但至少,擁抱社交媒體證明咗競選團隊係認真想同年輕人互動。

作者: GOTCN編輯部